昂拉克

雪降,霾散。早安北京


第一章

“我不同意。她太小了。”一个黑发女子面无表情地说。

“你没有看到吗!一个孩子被三个人追捕了八个回合,没有使用随从的情况下撑了那么久!”说这话的是个蓝发的少年,“这难道不是最优解吗?”

“他们不过是想玩玩,并没有拿出实力。相反,我看出来她连随从都不会使用。”

“我们可以——”

“劳驾,你们是谁?我现在在哪?”我们的少女阿丽恻醒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个小时前。

“卑鄙的亡灵。”“准确地说,是他们的主人很卑鄙。”树林里传来了两个声音。

“强制进入决斗,法术——扭曲虚空!”蓝发少年从树林中走出,手中的卡牌闪烁着紫色的光芒。树林的中央突然产生一股强大的引力,方圆十米内,无论是龙还是鬼怪,瞬间无影无踪,只留下那三个亡灵。蓝发少年身体踉跄了一下。

“说过叫你锻炼身体了,现在连强制决斗的伤害都受不了。”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,接下来交给你来解。”黑发少女闻言,从林中跃出:“强制进入决斗,法术——生命之树!”她手中的卡牌迸溅出点点绿光,散落在整个场地。先前被毁的树林又长出了山毛榉,少女身上的伤口也以可见的速度恢复着。

“你们已经失去了场面,而我们有充足的卡牌。显然投降才是最优解啊!亡灵们!”

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这么说,是你们救了我?十分感谢。那你们刚才在吵什么?”阿丽恻已经差不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“你们说的卡牌又是什么?”

“我们在讨论……”黑发女子正要说出口,却被蓝发少年打断了:“我们决斗吧!”“什么?”“我说,我们决斗吧,用决斗来决定用谁的答案!”“好啊,你还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阿丽恻完全懵了。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先自我介绍吧?可是他们刚才吵得那么厉害根本插不上嘴。而且这仿佛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。我要去劝架吗?我应该帮那边说话啊?两边的人都帮过我啊……

“喂,别发呆了。过来看看吧,你就会知道卡牌是什么了。”两人同时向阿丽恻喊道。

“我叫阿丽恻!”决定了,就用这种方式自我介绍吧。

阿丽恻没有看到当她说出名字时,那两人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惊讶。

他们同时转过身去,“决斗!”

“沙沙沙……沙沙沙……”

风在她的耳边呼啸,穿过那仿佛无尽的森林。

身后的脚步声时远时近。至少有两个,少女心想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

有野兽从灌木丛中窜出,少女回身踹掉了它的獠牙;草丛里突然伸出树根,她绊了一跤翻滚着继续向前;魔法的光芒从身后发出,在她的身上留下灼伤的烧痕;……

还能更糟糕吗!少女在心中大喊,然后她意识到:能!

她的耳边响起了那个声音:最重的一击我已经帮你做了分期偿还。一共二百八十八期,从下一个整点开始,每隔一小时你会承受那次攻击二百四十分之一的伤害。

那就是120%的伤害,奸商!她在心里咒骂了一句。

她感觉背后受到一次重击。该死,偏偏在这种时候。

她回过头,才发现这是一次真实的伤害——一条闪着蓝宝石光芒的龙正在她身后。

顾不得思考,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赫尔墨斯之踝在不超负荷的前提下跑得更快。

普特南说过,龙是极其危险的生物。上次作战的经历让她知道,打不过,跑!

想起普特南,少女的心中涌上一股悲伤。现在不是时候,她告诫自己,等逃离了追捕再……

她感觉自己中箭了;她摔倒在地;她转过身,看到三个人。

其中一个人说:“再见了,小姑娘。”

她累了,再也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。眼前突然变为一阵黑暗。

……